夏日炎炎,蝉声聒噪,云阳县泥溪镇桐林社区的居民黄平安家中却一派喜乐景象,黄平安和妻子方绍云正逗弄着出生不满一个月的小孙女,儿子黄建林在厨房忙活着,给家人张罗午饭。“总算是做通我儿子的思想工作了,上段时间他们两父子为这小孙女办满月酒的事情闹得好凶。”方绍云的一句话揭开了这个大家庭上段时间所遭遇的“危机”。原来在小女儿呱呱落地后,黄建林就盘算着要为小女好好操办“满月酒”,而其父亲黄平安却不同意,他认为办“满月酒”毫无必要,一是大操大办,办酒剩下好多菜饭吃不完倒掉了,浪费了粮食,二是亲朋好友把份子钱送来送去,最终谁都没得到好处,当事人也辛苦。

“两父子谁也说服不了谁,争得凶的时候,差点要动手,幸好村主任带着方总管他们来了,大家坐下来一起把这个事情给说好了。”方绍云所说的“方总管”是桐林社区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者,名叫方远国,因其为人公允、热心,村民们都信任他,村里谁家办酒也都会请他统筹安排,俗称“总管”。方远国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后,先是温言安慰了黄建林一番,再摆事实、说道理,仔细分析了办“无事酒”的弊端,最终黄建林一家意见达成了一致:不办满月酒,只请亲友们来家里聚聚,不接礼金,只接大家送来的鸡蛋等土产品。

“整酒风”变成“整酒疯” 村民有苦难言

谈及办“无事酒”的危害,做总管二十几年的方远国颇有感触:“以前大家办酒不在钱,在于情,后来慢慢就变了味了,除了婚嫁丧葬这些必须要办的酒席外,大家还办起了‘升学酒’‘满月酒’,甚至有些村民两口子合起来办‘百岁宴’,明明是六七月过生日,硬是拖到腊月间,外出务工的亲朋好友回家了再办席,这股“整酒风”已经变成了‘整酒疯’。”

“办‘无事酒’的这股不良之风确实要整治一下,我们泥溪镇本来就是一个深度贫困镇,大家的经济条件也算不上很好,就我家来说,一年送出去的份子钱差不多要4万元,吃不消呀,每到年底要出去借钱挂礼才周转得来。”胜利村一组的村民杨柱清苦笑着摇头。

“现在大家辛辛苦苦挣点钱全都送去挂礼了,不去面子上过不去,去了腰包要掏得干干净净,所以好多在外头打工的人过春节都不愿意回家,宁愿过了春节再回来。”家住胜利村9组的村民杨宗兰告诉记者。

原本为加深亲友情感的酒席变成了一场场敛财的闹剧,不仅伤害了亲友间的情感,加深了彼此间的矛盾,而且还存在各类安全隐患:一方面酒席多在公路旁边的空地上举办,孩童来回奔跑嬉戏,现场混乱,加之来往车辆多,极易发生车祸;另一方面不少村民喝酒之后骑摩托车上路,造成酒驾、疲劳驾驶等交通事故。记者查看泥溪镇建立的摸排台账,竟发现仅仅7月就发生了3起酒驾事故,起因都是参加各类酒席,令人冷汗涔涔。

整治“无事酒”“大操大办”关键要实干

除陋习、正民风,大力整治“无事酒”“大操大办”刻不容缓,泥溪镇自今年5月份起,下大力气落实各项工作。首先是拉好预防网,做实宣传工作。在确定了除婚丧事宜之外,借民俗活动、乔迁履新、升学参军、小孩出生(满月、满岁)、寿诞庆礼等事由违规聚客、操办宴席,以此借机敛财的行为均视作操作“无事酒”以及婚事新办、丧事简办等整治范围后,镇、村、组分别组建宣传小组,召开全镇动员会、院坝会、“总管”培训会等,进村入户开展宣传活动,给村民们讲陈规陋习蔓延的危害,阐明反对高额彩礼、简化婚丧程序的必要性,并逐户指导村民签订《禁止参与禁办酒席承诺书》,扎实做到宣传政策家喻户晓,全面覆盖。

其次是深入摸排,建立台账,并组成宣传劝导队进一步织密预防网。其中摸排队伍包括社(组)、村(社区)及各单位、镇三级,各级明确分工:社(组)为一级管理责任,主要负责宣传、摸底排查、信息上报、及时劝导等;村(社区)及各单位为二级管理责任,主要负责建章立制、信息收集上报、建立台账以及加强教育引导等;镇为三级管理责任,对不听劝导、违规整酒的采取强制措施进行制止。“组里一旦发现有整‘无事酒’‘大操大办’的,不仅会上报相关信息,而且也会进行及时劝导。”泥溪镇相关工作人员介绍,组里的劝导队往往由当地村支书以及“乡贤”组成,因为“乡贤”是村里受村民们信任的贤能长者,所以在规劝的时候往往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。据记者了解,在大部分村组,“乡贤”们甚至自觉组建了“无事酒”“大操大办”理事会,专门上门去给那些爱办无事酒的村民做思想工作。“若组一级没有做通村民的思想工作,村、镇两级会再次进行劝导,以求圆满解决问题。”泥溪镇相关工作人员说。

“整治‘无事酒’‘大操大办’关键在于真抓实干,无论是政策宣传、情况摸排还是上门劝导,必须要实打实地搞,才能让村民们看到我们整治的决心,才能出实效。”泥溪镇相关负责人说。

成功劝阻5起 村民们反响热烈

自今年5月份开展治理城乡居民操办“无事酒”“大操大办”专项行动以来,泥溪镇共有效劝阻了满月酒2起、升学宴3起,目前“无事酒”“大操大办”现象大幅度减少,村民们对此项行动作出了高度赞扬,纷纷表示要从自身做起,为提升泥溪镇的乡风文明水平尽心出力。

胜利村专门承办坝坝席的村民杨建生,在整治行动开展以前,每年年底业务高峰期时,能多挣三四千元,现在整治后,钱虽然少了,但是他却很高兴,杨建生说:“办‘无事酒’的危害多,我现在收入虽然不比以前,但是心里踏实,去伙食堂打点零工挣点钱,人也轻松得多。”

“我们将进一步营造整治‘无事酒’的浓厚氛围,在重点时段,特别是在节假日进行重点管控。目前我们也正在探索和完善相关的奖惩机制,争取以后全镇无一例强制整治‘无事酒’发生。”泥溪镇宣传统战委员邓皓文表示,下一步,泥溪镇将结合“扫黑除恶”专项斗争,继续深入开展治理“无事酒”工作,并形成长效机制,营造文明乡风,助力乡村振兴。

(记者 段斯斯)

?

Copyright © 2008-2016  云阳网 版权所有  主办:云阳县委宣传部  承办:云阳报社